一家之言 品读《青玉案·元夕》

No Comments

一家之言 品读《青玉案·元夕》
◎王源驰两宋词篇,大可归于两派,或词风悠扬,或词风豪宕,二者共筑两宋文坛。其豪宕之家,当推苏辛二人。余幼时既慕稼轩,尝观《稼轩长短句》一书,心中尚有感叹,最为喜欢者,非《青玉案元夕》不能尔。此词虽作于稼轩之手,然一改豪宕词之豪放奔放,而稍有悠扬词之新鲜秀美。词篇千古传诵,山野尽知,然后四句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光衰退处最为世人道哉。自古谈论,无非两种说辞,其一为求偶,其二为求战,前者多以本词皆于临安夜色为由,余不以为然,因此情非其时稼轩所能有尔。作此词时,正值强敌压境,国势日衰。朝中大多以求和为上,而孝宗亦不为战,是以难以北定华夏。愤憾之余,稼轩今后四句自况,借此发失境之情也。全词悠扬娟秀,有秦、周之胜境素用比兴之法,寄自身高尚品格于耐冷尝寞之佳人。以表诗人不合小人之流,独善正人之身之意。词尾衰退二字,笔法极妙,虽无直面描绘佳人之孤寂,仍点出佳人凌凡驾俗之象。不浊于当世,空守高尚,有周茂叔爱莲之美矣。古今我们,亦爱此词。梁任公评此词,有自怜幽独,伤心人别有环抱之言;王国维先生,以此为人生三大境地之一,可见词篇之超然境地也。竖子短见,未能深究,仅评读之感记文以表,望高人之卓见,点拨而言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